当前位置:<主页 > K生活的 >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

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走在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信义区街头,抬头遥望天 空,一定能搜寻到一幢直冲云霄的建筑物──台北101 (TAIPEI 101)。不需路名或地标的指引,只要在心中 有所怀疑时抬头一看,便能按楼索骥。站在这栋建筑物旁,外围四周是绿化植栽区,与行人走道区隔,确保其安全与舒适性。踏入建筑内,一楼大厅的挑高设计与四面八方的大面积帷幕玻璃,让自然光洒进室内,不需灯光便十分清亮、明净。空间中所摆放的各种花草、花墙与植栽,让一脚踏进于此的游客、访客甚至是每天在此上班的人士都能在身处商业聚集、人口稠密的都市环境中,在此绿意空间中尚获得一丝喘息(图一)。

    如今,在这栋拥有101楼、高度达509.2公尺(1671英 尺)的摩天大楼中,已不仅是一栋能吸引国外游客驻足、高空俯瞰台北全景的观光景点,位处低楼层的购物商场也紧密连接着在地人的生活,更为进驻于此的各大企业公司创造最高价值的企业形象。曾创下全世界最高楼纪录且具国际标竿的建筑,在初始建造却也几经波折,更因大自然的种种因素阻碍它的诞生……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在建造之前

    由台湾团队一手主导、建造的台北101,其设计之初并101楼,而是3栋大楼,分别为2栋14楼和1栋59楼 的建筑提案。不过,不愿将来于世界百楼建筑中缺席和 企图突破创举的拚劲下,楼层设计一路从60、88、99 到最后的101楼层,并跃昇为当时的世界第一高楼。「 最 后选择101,是因为中国人认为100 喻完美,所以不以 100 作为自满,而 101 的 1 代表着一个新的开始,也是 一个生生不息、永续循环的概念。」营运长刘家豪说道。

    不似于楼高的反覆讨论,在外观的建筑设计上,建筑师李祖源将整栋大楼外体结构以竹为出发,呈现出节节高升的意象;并以每八层楼为一斗,蕴含华人习俗中「发」的 谐音,为台北101增添不少东方特有的地域文化与意识。

    在世界的高楼竞赛中,相较于国外着眼于高的挑战外,更多的考量在于安全层级。位在地震带与颱风等天灾的台湾,在高楼的设计上需考虑强风、地震等因素,建造时更需加强防风、防震等技术才能抗衡地处的劣势,这 也让台北101的工程宛如一颗烫手山芋,更是一项棘手 的挑战。不如原先预期的仰赖国外团队,在碰了一鼻子灰后,台湾团队遂决定相信自身实力,靠着不断研究、尝试各种新方法。

    异于常「楼」的建造工程
    从初始的基桩工程、水泥灌浆到防风、防震的W角设计 和风阻尼器(wind damper,图二)等,许多的新技术 与构想都是因此栋大楼而生。「世界各地的高楼建筑不 外乎就是高,但是台北101不只着眼于高,因位处在地 震带与软层地质上,所以当时大楼和商场合计使用550 根基桩为基础,甚至打到地底下60~80公尺深,也就是 岩盘的位置。」然而,不只是地震,在对流旺盛的台湾,季风、颱风更是不可忽视的潜在因子,「台湾夏天吹西南季风、冬天则是东北季风,面对风的来向、角度都不 一样,因而採用W四边角设计,透过将风切乱来顺利通 过风阻的测试;再加上颱风时大楼摇晃程度其实不输给地震,所以阻尼器不只是防震,它也可以防风,以减少大楼的摇晃。」工程营运部总监陈振翔接着说道。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回顾其建造历史,刘家豪认为是集聚所有台湾优秀的建筑团队共同努力完成,相反地,也拜它所赐,让台湾的团队与公司所开发的基桩工程、水泥灌浆等新技术得以 发挥体现。举例来说,由东芝公司(Toshiba)所研发 的超高速电梯,其上升速度每分钟可达1010公尺,从5 楼至89楼观景台仅需37秒,为当时为全球最快的电梯, 却在研发后无用武之地,直至台北101的建造,才让此 技术得以付诸实现。「虽然它现在已经不是世界最高,不过有很多工程上的奇蹟到现在依然是一个创举,也是一个很大的传奇。」
    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打造一栋建筑就如同结婚、生子,得等到婴儿呱呱坠地后,一切的问题才接踵而来。在克服各种建造上的不可能之后,验收作业,才是一栋摩天大楼真正考验的开始。 相较于一般案场由原先的工程团队自行验收,台北101 则加入第二个角色共同验收,目的无疑是为了更严谨、确实。「当年验收时印象最深刻的是等电梯,由于施工 时期没有客梯,只有裸露在外的施工梯(图三)和3部 货梯,所以每次来验收时,花最多的时间不是在查验,而是在等施工梯。」参与整个验收过程的陈振翔笑着说。建筑、经济与人文的再造
    为期一年多来回的验收、缺失、改善再複验的反覆作业,儘管辛苦、繁琐,投入数倍人力与心力,但在建造过程中也发生不少趣事,甚至了解不同文化间的国际差异。像是幕墙因量体太大,分包给许多国家的厂商製造,但唯独印度的尺寸不同。「其中一批印度的幕墙送来台湾后,发现尺寸不一样。联繫后印度公司还透过视讯在实品上量测,表示尺寸正确,搞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国家没有实行国际度量衡标準,所以那把尺根本是不準
    的!」陈振翔转述过去同事的经验时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