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生活的 >Keith Wade 2019年环球增长显着放缓 美息见顶 >

Keith Wade 2019年环球增长显着放缓 美息见顶



    Keith Wade 2019年环球增长显着放缓 美息见顶

    我们预测2019年将会出现滞胀加剧的环境,环球经济将会放缓,而通胀将会上升。美国利率将于2019年中升至3厘的最高点,但其他央行将会继续收紧货币政策。预期美元将会走弱,这或会有利于新兴市场资产。

    环球经济继续扩张,但随着美国、欧洲及亚洲经济放缓,此迹象显示经济增长可能已经见顶。我们预期中美之间的贸易磨擦将会持续至明年,关税增加将会造成滞胀加剧的环境──代表增长将会放缓及通胀将会上升。

    中国增长或降至6.2%

    我们预测2018年的环球经济增长为3.3%,而增长将会在2019年降至2.9%,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3.1%。这预测主要反映我们对美国的偏悲观看法。鉴于减税的刺激作用消退、利率上升及中美长期贸易战的影响显现,我们预测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2.4%。虽然近期达成的90日「休战」共识受到外界欢迎,我们仍怀疑双方能否就知识产权等问题达成长期协议。我们认为2020年环球经济将会进一步放缓至2.5%。

    欧罗区方面,受中美贸易磨擦的影响,我们预测2019年上半年经济增长将会进一步放缓。我们预测其国内生产总值将由2018年的1.9%,放缓至2019年的1.6%。假设英国脱欧进展顺利,英国2019年的增长将会改善;我们预测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1.4%。

    日本方面,我们预测201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1%,与2018年大致持平。受惠于2018年地震、洪灾及颱风袭击后的重建开支,明年初将会有明显增长。然而,增值税将于10月份由8%上升至10%,而以往的增值税上调曾对经济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及更广泛的亚洲经济体系受到贸易磨擦及科技行业需求下降带来压力,新兴市场的形势好坏参差。我们预测中国经济增长将由2018年的6.6%,放缓至2019年的6.2%。由于巴西经济在大选结束后有望增强,拉丁美洲或会成为新兴市场的亮点。

    新兴市场推动通胀升温

    虽然经济增长降温及油价下跌,但我们对2019年环球通胀的预测已上调至2.9%。这是由于新兴市场通胀升温所致,该地区的货币疲弱持续推高进口价格。

    已发展经济体系方面,由于日本及英国的增长预测下调,我们已下调通胀预测。日本方面,下调预测时已考虑到一些特殊因素,包括手机费用下降20%等。英国方面,我们预测通胀将由2018年的2.5%,下降至2019年的1.8%。这是由于油价下跌及市场预期在有序脱欧的情况下,英镑兑大部分货币将会升值。

    美国方面,我们认为2019年通胀将会维持于2.7%的高位。我们的预测是基于经济周期后段通常会出现产能紧缩,及贸易磨擦持续将会推高进口关税。

    美国利率明年中见顶

    我们预期联储局将会再加息3次,从而令联邦基金政策利率于2019年6月升至3厘的最高值。我们认为联储局将会「忽略」2019年通胀高于目标水平的状况,考虑到经济放缓对未来物价上升的影而暂停加息。然后,随着美国经济进一步降温,我们预测2020年将会减息。

    英伦银行方面,我们预期明年将会加息两次,但前提条件是英国利用过渡期顺利退出欧盟。

    与此同时,预期欧洲央行将于2019年1月结束购债计划,并于9月上调利率。这将成为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任期内的首次加息,并可能是最后一次加息,由于他将于10月份卸任行长职位。预期明年欧罗区经济增长虽然会减弱,但仍将会高于长期水平,并足以促使央行决定由极低水平开始加息。

    美元走弱利新兴市场

    我们预期美国利率见顶及其他地区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的共同影响,将会导致美元于2019年走弱。虽然美国利率与其他地区的利差仍将会有利于美国,但货币市场或已将此利好影响消化。我们认为货币市场将会更加关注不断增加的美国预算及经常账赤字,这些因素将会导致美元下跌。经常账是指一个国家与全球其他地区交易的总和(包括贸易差额)。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美元走弱或会为前景带来希望。虽然贸易磨擦升级及环球经济放缓的预期将带来不利影响,但美元走弱将有助缓解新兴市场的压力。2018年,美国利率上升及美元走强令美国以外的美元借款人受到打压,这对新兴市场货币带来压力,并迫使区内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美元强势亦削弱商品价格并打压环球贸易增长。2019年,其中部分因素或会消失,从而促使金融环境放宽并为新兴市场资产带来支持。

    对于欧罗区而言,这种情况较为不利,因为欧罗强势将会导致金融环境紧缩,而美国经济放缓将会拖累环球经济增长。这两项因素使欧洲央行难以继续加息。欧洲央行的利率正常化很可能会来得太迟,该央行将会发现在过去一年已经错失加息良机。该地区或会受到低利率所困,从而在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时未能利用货币措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