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生活的 >《对自然保持敬畏与尊重才能和平共存》 >

《对自然保持敬畏与尊重才能和平共存》



    我第一次拜访日本,是在一九六二年十月的时候。就在那之前,我在加拿大北极地方的得文岛驻留了十九个月。已经远征北极多达三次,我对于自己的体力和对雪的知识及了解度都相当有自信。秉持着那份自信,我开始有了将来一定要在某一个十二月上旬,独自一个人登上富士山顶峰的念头。

    甚至连跟我很熟的日本朋友们,都不认为我能够实践这个想法。因为他们说那个季节的富士山雪积得非常深,气候也相当寒冷。

    然而,我并不在意这些。我总是说,什幺嘛!我这边可是有在北极生活所用的道具的喔,只要有那个,就什幺都不用怕了啦!我第一次拜访日本,是在一九六二年十月的时候。就在那之前,我在加拿大北极地方的得文岛驻留了十九个月。已经远征北极多达三次,我对于自己的体力和对雪的知识及了解度都相当有自信。秉持着那份自信,我开始有了将来一定要在某一个十二月上旬,独自一个人登上富士山顶峰的念头。

    甚至连跟我很熟的日本朋友们,都不认为我能够实践这个想法。因为他们说那个季节的富士山雪积得非常深,气候也相当寒冷。

    然而,我并不在意这些。我总是说,什幺嘛!我这边可是有在北极生活所用的道具的喔,只要有那个,就什幺都不用怕了啦!

    后来,以悠闲的步伐慢慢登上富士山十分之五高的地方的我,在那里过了一夜,并且打算翌日早晨出发攻顶。

    然而我借宿的山中小屋的主人——一对老先生和老太太,非常顽固地坚决不同意,他们所抱持的理由是我既没有防滑铁钉,也没有冰杖。而其他的登山者也异口同声地反对我这有勇无谋的行为。结果是我一度回到东京,买了防滑铁钉和冰杖,两天后重新踏上攀登富士山的旅程。

    我又回到起始点,从山梨县的富士吉田登山口出发,再度爬上整座山十分之五高的地方。然后,如预期般地迎接隔日早晨的到来,不过这次,小屋的老夫妇依然挡在一心想要攻顶的我面前。

    他们说,无论如何都无法赞成我一个人出发去登顶。而当时的我却认为那种想法太愚昧了,因为那只不过是富士山而已啊,不是吗?本人可是北极长征的老手呢!登富士山这种小山对我而言,就像健行一样轻而易举啊!

    抱持那种想法的我在登顶时突然遇上一阵强风,并且因此而脚步打滑,而那是在我才刚刚上山四小时的时候所发生的事。如果我不是靠着新买的冰杖遏止往下滑的脚步,也许我当场就会命丧黄泉了吧!

    那一天我会死心,无非是因为后来遭受了更强烈的攻击。当时风越吹越猛烈,而且由于暴风雪不断迎面颳过来的缘故,周遭的能见度仅仅剩下眼前的两、三公尺。所以坦白说,我后来终于真正登上这座「不过如此」的富士山的最顶峰,是抱着诚恳的态度,第三次攀登这座山时的事。

    从那之后,和日本朋友一起登上阿尔卑斯山顶峰以后,我更是开始对日本的群山深深地敬畏起来。

    一九八○年起移居黑姬山麓的最初七年,我能到山里去的机会也只有参加猎友会的活动、和猎友们同行时而已。偶尔要一个人上山,也必定会先慎重地整治装备,并向当地人确认过天气状况之后,订定万无一失的登山计画再出发。日本每年冬季,登山遭遇山难的新闻总是不断。而且,有幸大难不死、没浮出檯面成为新闻事件的例子,远远超出在报导里面所看到的。

    在一九九三年的黄金週里,也发生了一宗登山者差点遇难的惊险事件。

    一个英国年轻人登上了黑姬山脉,据说他是打算开车到那座有名的瀑布附近,和利用假期到日本观光的父母亲会合。

    自己的体魄十分良好、天空又万里无云,在白昼的朗朗晴空之下,年轻人意气风发地出发了。按照预定中的计画,差不多在傍晚五点钟,最迟也不超过五点半,天色还是十分明亮的那个时候,应该就会抵达跟父母亲约定等待的地点了。

    而我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大约是那天晚上的九点半。朋友说,在他那边留宿的年轻人入山之后就下落不明了,现在情况非常紧急,希望我立刻过去一趟。我赶到朋友经营的简易旅馆时,警察和地方消防队队员们已经聚在那边了,他们正在研究地图。一听到那个年轻人预计要走的路线,我就开始担心起会发生最坏的情况。

    在英国,人们都说一旦迷路要先寻找河流。因为只要沿着河川的下游一直走,就一定会抵达有人居住的地方。但是在日本却没办法这幺顺利。因为日本的溪流差不多都是穿过直立下切的岩块与岩块之间,不断往前流去的。那种河流的岸边几乎没有可以站脚的地方,是非常危险的。况且越往前走,路越来越陡、路况越来越差的情形也不少。

    已经超出了预定需要花费的时间,而且听说那个年轻人只着了便装,不但没有準备帐篷和火种这类的东西,甚至也没有携带食物。

    我们一路往黑姬山挺进,坐着我的车,直直开到木材输送道路前面,进入了山区。眼前的一切依然还被雪掩埋着。在长野一带就是这样,即使已经听见五月来临的脚步,仍然到处都看得见一片片残雪。

    一发现年轻人的脚印,事情就好办了。无论如何,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个身躯瘦长的年轻人,脚丫子的尺寸远远大于我。循着他的脚印一直往前走,周遭传来了瀑布在幽谷之中沖刷、流泻的回音。

    依照年轻人走路的步伐大小判断,他现在应该是在我们前头好几公里的地方。只要隔着一段距离,人的喊叫声等等声响,就会全然被淹没在雪融水形成的激流当中。年轻人的父亲也和我们一块上山寻人,他的脸上闪现着恐惧、担忧的神色,一心认定儿子必然是发生了跌落水中、摔断腿之类的事了。

    那是个将要满月、天候稳定的夜晚。然而,越是靠近深夜,气温越是急速地下降,天气变得酷寒,雪花已经完全冻结成冰了。

    身体假如不努力活动活动,体温很快就会流失的。年轻人的爸爸和我一度与消防队员分开,回家去拿电动雪橇。因为我们认为电动雪橇装有马达,不但比较省力,而且靠着引擎声和上面的探照灯,年轻人也比较容易发现我们。

    当我们再度回到山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提出等天亮以后,再改派搜索队出动找寻的意见。但是,年轻人现在要是处于受了伤、身体无法动弹的状态的话,我们就必须刻不容缓地找到他。而且,倘若他是迷了路什幺的,趁着黎明之前,路面上的雪冻结成平整的一片的时候搜寻,电动雪橇的操作会比较容易。

    所幸那之后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年轻人就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到了木材输送道路上。他果然是迷了路,一直沿着溪谷往下走。发现路况变得非常艰险的时候,不再勉强走下去,决定回头的正确判断,救了年轻人一命。时间已经超过晚上十一点了,年轻人能够平安无事,只能说是万幸。他提心弔胆的双亲和我们,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气。

    想要登山,是不可以不小心注意情况,并且仔细準备的,特别是春天时的山岭更不能小觑。要记得山上的天候状况和平地简直是全然不同的,就算是黑姬山,标高也将近阿尔卑斯山最高峰朋尼维山(Ben Nevis)的两倍。

    不管怎样,对于别人的忠告,千万要不嫌啰唆地好好听进去。

    森林的四季散步
    C.W.ニコルの森の时间
    作者: C.W.尼可, 南健二/摄, 川崎公夫/摄
    原文作者:C. W. Nicol
    绘者:杉本绫,神户宇孝
    出版社:九(音匀)文化

    《对自然保持敬畏与尊重才能和平共存》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