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服务 >一马医保起草中‧卫生总监:何来增负担 >

一马医保起草中‧卫生总监:何来增负担



    一马医保起草中‧卫生总监:何来增负担(布城3日讯)打着“富人照顾穷人”的理想目标,但还没有推行,就因为传闻此计划设有各种严苛条件,将加重人民经济负担而备受争议的“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1Care for 1Malaysia),週五由卫生部总监拿督斯里哈山阿都拉曼作出说明。他声称,在现阶段,任何认为会增加纳税人经济负担的说法,只是一种猜想和假设。哈山阿都拉曼发表文告,再次重申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尚在起草阶段,整个完整的计划尚没有出炉,所以不应出现这样的论断。政府研究可行融资模式“政府此刻在展开积极的讨论和研究,以为这个关怀医疗计划拟定一个正面及可行的融资模式,确保它不会成为政府、纳税人和个人的负担。”他声称,政府将会与纳税人、个人进行讨论和咨询,以提出一个各方可接受的医疗融资模式。他说,卫生部也意识到不少团体和个人,也都有就关怀医疗计划提出意见和看法,因此,卫生部希望这些团体和个人,可以亲自与卫生部面对面进行简报,以便可以更好了解这个关怀医疗概念。哈山阿都拉曼披露,关怀医疗计划的诞生主要是因为卫生部考虑到国家面对着严峻的医疗成本高涨的情况。他说,马来西亚人民的健康在近年面对许多挑战。随着老人人口比例的增加,如糖尿病、血压高、癌症和其他慢性疾病症的开销,已经加重我国的医疗成本,这同时加重政府保健机构的负担。重新审核保健模式哈山阿都曼说,医疗费用的开销将持续上升是不容置疑的事;因此,卫生部必须採取积极的行动,以避免国民承受成本上涨的负担。“政府必须与纳税人、个人进行财务上的讨论和咨询,以提出一个各方可接受的医疗融资模式。”他强调,卫生部会从财务角度进行探讨,以确保我国的医疗可以持续发展。另外,哈山阿都拉曼说,为了提高医疗体系,政府在过去数年,学习不同国家的医疗模式,以及向本地和外国专家谘询,致力提高我国的保健系统。“我们需要重新审核及改善目前的保健模式,以为全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就是在这个情况下诞生,目就是为大马人民提供更全面、更高素质的医疗服服务。”尚在起草阶段哈山阿都拉曼声称,目前,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尚在起草阶段,并预计还需要一些时间,才可以提呈至下一个阶段。他说,卫生部是在考虑5大宗旨后,随后草拟概念了蓝图,并成立一个11项关键技术小组委员会讨论,以拟出一个符合我国国情的医疗保健计划。“卫生部展开多项研究及收集更多资料,以支持这项医疗建议。”他也说,在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拟定阶段,卫生部会继续为人民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我们一样进行医疗改革,包括延长政府诊所的看诊时间、减短病人等候时间、为慢性疾病病人提供药物上门到会服务等。”朝野议员促公开计划内容朝野政党议员及政党领袖皆呼吁卫生部儘快公开“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的详细内容,勿再让人民自行揣测。前雪兰莪州务大臣基尔及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皆认为,目前人民都是单靠非政府组织或相关医疗计划团体传出消息,因此令人民存着多方的揣测。基尔也是双溪班让区州议员,他早前在其部落客指出,从政治角度,增加政府的税务负担犹如为来届大选繫上绳索,但不会有人对这些有兴趣,毕竟人民的利益远比部长和这项混乱措施的主张者来得重要。他称,该计划务必在落实前认真研究可行性,毕竟医疗就犹如教育般紧贴人民脉搏,惟政府迄今仍无法清楚向人民交代计划内情。他也说,儘管看似这项计划可行,政府负担90%医疗费用,但是落实之际将成为不切实际和不合理的计划。“我担心这项计划最终不是在减轻负担,而是增加政府在医疗方面的负担,比现有更高的负担。”他希望,政府勿单靠片面之词将有助减轻政府负担,而仓促推行这项计划。曹智雄:执行前须拟妥细节朝野政党议员及政党领袖皆呼吁卫生部儘快公开“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的详细内容,勿再让人民自行揣测,避免引起更多不必要的争议。他们说,目前人民都是单靠非政府组织或相关医疗计划团体传出消息,因此令人民存着多方的揣测。马华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曹智雄接受《》访问时强调,“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绝对是一项好计划,惟卫生部务必先完善处理即将执行的细节,才可确保这项好计划惠及人民。“这计划一方面是非常好的,但我们迄今仍不知其执行方式;惟这项计划是依据已落实医疗计划的先进国而拟定,我们绝对可以看到它好的一面。”曹智雄也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他呼吁政府在这项计划未执行前,不仅需妥善拟定当中细节,也必须确保涉及其中的每个单位了解本身负责的职务。前雪兰莪州务大臣基尔早前在其部落格指出,从政治角度,增加政府的税务负担犹如为来届大选繫上绳索,但不会有人对这些有兴趣,毕竟人民的利益远比部长和这项混乱措施的主张者来得重要。他称,该计划务必在落实前认真研究可行性,毕竟医疗犹如教育般紧贴人民脉搏,惟政府迄今仍无法清楚向人民交代计划内情。基尔也是巫统双溪班让区州议员,他说,儘管看似这项计划可行,政府负担90%医疗费用,但落实之际将成为不切实际和不合理的计划。“我担心这项计划最终不是在减轻负担,而是增加政府在医疗方面的负担,比现有更高的负担。”他希望,政府勿单靠片面之词将有助减轻政府负担,而仓促推行这项计划。潘俭伟:如新设税务穷人付不起潘俭伟说,徵收人民10%月入犹如变成是一种新设的税务,政府必须作出详细的解释,尤其贫穷人士难以承担这项额外开销。他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卫生部必须有透明地向人民公布该计划的详情,让人民知道一切计划详情。“现在问题是完全没有资料,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如报导所说般落实计划,就只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提出这方面课题。”因此,他要求卫生部必须站出来,向人民交代计划内容,而非任何事情都三缄其口,任由人民从各方面汲取相关资料。陈国伟:太多限制罔顾民意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则说,若政府执意执行这项计划,就是开倒车如以往般不顾民意,不理会人民的感受,完全与一个马来西亚庄严的目标背道而驰。他称,不明白政府为何要对这项计划设下诸多限制,如限制病人需看诊的次数和疾病种类等。“我想一切还是需要人民的支持和接受,若如此诸多限制,人民倒不如自行购买私人保险,任何疾病都可获得保障。”卫生部声明“一个大马关怀医疗计划”宗旨1. 每个人,不管是贫富,不应只是可以获得更好的服务,而是可以有机会选择更高素质的医疗保健,这项计划就可以让公众自行选择到政府或私人医院或诊疗所接受治疗。2. 国人将可以选择自己的家庭医院,同时可以随时更换家庭医生。家庭医生会更为了解病人的病情和家庭病史,明了他们的医疗问题,并向他们建议何时开始展开医疗保健疗程。即使一个人不生病,家庭医生也可以扮演监督的角色,并在必要时提醒他们进行检查,以及时检测到任何潜在的健康问题。3. 国人不用担心医疗费用,因为医疗费用将会由中央政府设立的国家医疗基金会,由政府、私人、雇主公司、人民一起出资,支付人民的医药费。4. 政府会继续在基金会注入基金,以协助贫病人士。5. 在提出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模式,也要确保政府不会因为支付了医疗费用而变得贫穷。大马私人执业医生协会及公民保健联盟反对“1 Care”计划的理由1. 强制所有薪酬收入者,除了政府公务员退休人士,还有从商者奉献10%的月收给一个政府管理的社会健康保险机构;2. 实施“先付费后服务(fee-before-service)系统;3. 限定病人由一名普通科医生看诊、每年只限看诊6次、每次看诊限于一种疾病;4. 病人只可获得一般的药物;5. 企图商业化国内医疗保健,让穷人无法享有廉宜且有素质的医疗,原本病人只要出示大马卡就能看医生,如今企图让病人看医生必须同时申请医药卡及信用卡。新闻背景医疗组织反对一马医保由卫生部负责的“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旨在改革我国的医疗服务,确保穷苦的病人也能获得医疗,却在未推出之前,就受到一些医疗组织及非政府组织的极力反对。参与反对的组织及医疗专业人士于去年12月开始在社交网站“面子书”成立一个“不要一个马来西亚关怀医疗计划”活动(Tak Nak1Care),并上载短片至Youtube宣传立场,促请大马人拒绝有关计划之余,亦要求政府撤销计划。此外,有人在面子书说,政府可能在今年3月的国会提呈法案,以设立在有关计划下的国家医疗基金会(NHFA)。对于网友的质疑,卫生部副总监(医药)拿督诺希山一直在面子书作出声明,他强调,该计划目前没确定详情,就算有,人民也是第一个知道;在作出详细研究之前的假设,都是不成熟的举动。【相关新闻:没得去政府医院治疗‧保健联盟:穷人更穷】‧报导:蓝冰冰、何晶晶‧2012.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