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服务 >政委吴政忠:产业连结新科技 从点串成面 >

政委吴政忠:产业连结新科技 从点串成面



    政委吴政忠:产业连结新科技 从点串成面行政院科技政务委员吴政忠。(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


    包括政府以数位创新点燃「5+2产业创新推动方案」、台湾AI行动计画、或是生医产官学组团参加北美生技展,负责串起各方资源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行政院科技政务委员吴政忠。
    吴政忠接受专访,强调包括人工智慧(AI)、大数据、物联网加速了产业、社会的改变。台湾要尽快让其他产业加入,连成点线面。他预测2030年这些线都会变成面。台湾思维要改变、全盘布局,甚至早点告诉民众,免得科技海啸来了措手不及。
    当务之急第1是让5+2产业与新科技连结,第2是打破部会各自作业,把各部会「拉在一起」,产生跨产业的综效合作。他认为台湾未来若要迈向先进国家,Mindset(心态)的翻转很重要,不能再依循过去的产业代工模式。
    吴政忠表示,科技政策和产业息息相关,已悄悄透过非正式的Focus group(焦点团体)讨论,对台湾未来20年、30年进行趋势预测,藉此掌握科技、产业对社会、生活、公平正义、环境变化的影响,这是以前少接触的,但台湾若要变成先进国家,这是必要做的。以下为专访纪要:
    问:国家科技政策未来要落实的三大方向为何?
    答:科技政委的职责是协助行政院长协调跨部会政务,故而我将数位国家创新经济方案(DIGI+)与5+2产业创新扣合、翻转代工心态、推动跨部会合作列为未来要去落实的三大政策方向。
    首先,在5+2产业创新中,由我负责协调的是生医产业创新、绿能产业创新。台湾製造业产值占GDP成长比重32%,製造业发展的重点在「创新」,创新很大来源工具就是数位科技。
    最近有几个新科技在翻转,包括人工智慧、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技术;最近成熟度越来越高,也经常被人提及。因此,DIGI+就是推动产业创新的基础。过去新科技都只在资通讯科技领域,未来DIGI+的愿景,就是要设法突破与5+2产业扣合。
    第2,台湾过去靠代工经济起飞,效率很好、全球第一,但过去的成功已变成今日要克服的阴影。「代工」意味着坐等订单,没有订单时就不知道要做什幺。「代工」文化对台湾的影响体现在台湾各领域,例如台湾的教育也是代工性的教育,大学教育都只叫学生解题目,但不会出题目。
    第3,台湾过去的代工奇蹟也导致政府部门的跨部会合作很难,举例来说,推动生医产业创新,终端是卫福部,过去卫福部业务偏重在把关民众用药安全,如今连美国FDA都被赋予医药产业发展的任务。事实上,协助病人有快速治疗,也有助生医产业发展。
    问:台湾未来科技产业的图像是什幺?
    答:台湾过去做的都是「点状」的,必须要有一个翻转的商业或产业模式。以Google为例,营运模式一直在变化,先是发展搜寻引擎,后来又把手机买来送你,还可以用Google地图,最后是赚广告商的广告费,而且赚很多;但使用者从头到尾都不用钱。
    网路时代,台湾若还是「做手机」,这只是一个「点」(Point),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而且赚不到钱。AI、大数字、物联网的加入,未来五年、十年,就会变成「线」、「面」。
    如果过去是人联网(手机把人连起来),2025年物联网就差不会要就序了。很多新的产业模式就会从四面八方长出来,思维就要改变,若现在不做比较全盘的布局,像传教士一样的宣导,海啸一过来就会来不及了。
    问:前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提醒,政府要请智库研究发展AI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政府打算怎幺因应?
    答:科技政策和产业有关,我们已开始启动非正式的Focus Group(焦点团体)讨论,对台湾未来20年、30年的大环节进行趋势预测,以掌握科技和产业的影响,以及对社会、生活、公平正义、环境变化的影响,这是以前少接触的,但台湾若要变成先进国家,这是必须要做的。未来会看需求,建成一个正式的平台,让大家一起参与讨论。
    过去,政府常常为了研究一个问题,会委託给大学、法人、智库进行研究,因为没有执政经验,通常不太能用,而且一个研究就耗时一年。未来,相关研究也要缩短到三个月就要看结果了。
    问:企业忧心找不到AI人才,且有学用落差问题,怎幺解决?
    答:过去台湾培养各领域人才,都是先收集资料、写教案、培养师师,从第一步到第十步,按部就班慢慢来,现今的时代,已经来不及了。台湾的缺点是市场太小,但优点是动作快,要善用。
    现在也没有AI应用面的专家,不如让产业来出题目,政府也不要去重覆招聘老师,中研院已有台湾人工智慧学校(Taiwan AI Academy),已汇整一批资料分析专家,加上清大、工研院、资策会,大家一起出师资,一起「做中学」。对外也从各个产业领域徵求愿意学习AI的人才。
    全世界的人都不够,AI分有两种,很强的数学人才不用多、但要顶尖,现在短期缺应用端,大家在找蓝海,找到就是机会。我们的人才培育、人工智慧,科技部就去大学、经济部就去产业部人才,我也拉劳动部进来,劳动部过去只管失业后的培训,但未来速度快,要预先想到,经济部就要开始培育人才。过去大家就是依序去作,但中研院已经有一批重要的资料分析专家,台湾已经很小,不用重複的作,所以我鼓励他们做一个人工智慧学校,中研院、工研院、清华大学都有类似课程,应该成立平台,把他们找来,一起出师资,一起做中学,用实际问题让学生边做边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