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服务 >Keith Wade 贸易磨擦累经济 央行出力维稳 >

Keith Wade 贸易磨擦累经济 央行出力维稳



    Keith Wade 贸易磨擦累经济 央行出力维稳

    自从2月份的调整后,我们对整体经济增长的最新预测并无作出重大调整。然而,这主要受惠于今年初的良好开局,第一季美国、欧罗区、英国、日本及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均优于预期。我们预期这种状况不会持久,而鉴于中美贸易谈判遇挫及英国脱欧持续不明朗,环球经济前景将会经历一段低迷时期。

    下调明年环球增长预测

    从基準预测来看,我们对2019年环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测维持于2.8%不变,但我们已将2020年的预测下调至2.6%(原先为2.7%)。虽然数字维持不变,但今年的环球预测包含对美国及日本的上调,而这被欧罗区及新兴市场的下调所抵消。2020年,各国的预测普遍轻微下调,美国增长下调至1.5%,而中国下调至6%(两者均下调0.1个百分点)。我们对2020年的增长预测整体低于市场普遍预期。

    与此同时,我们对今年及明年的通胀预测已经上调,所有地区的升幅主要由于油价上升,我们目前预期油价将会远高于我们2月份展望时所作的预测。受中美贸易谈判遇挫,及随后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徵收的关税由10%上调至25%的影响,美国通胀亦会上升。

    储局明年中减息撑经济

    货币政策方面,我们假设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经见顶,预期联储局的下一次行动是于明年6月份实施减息以应对经济减弱。我们预期英国及欧罗区的加息时间将会推迟,预期英伦银行今年仅会调整利率一次,而欧洲央行需等到2020年才会开始收紧政策。我们预期日本央行将会维持政策不变,而不会收紧孳息曲线控制政策。预期中国将会透过下调存款準备金率以进一步放宽政策,预期该比率将于2020年底前降至10%(原先为11%)。

    达成贸协前市场续波动

    在我们的基準预测中,我们仍预期美国及中国将会逐渐于今年底前达成贸易协议,之后双方将会撤销最新的上调关税措施。达成协议的过程不会顺利,并很可能引发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特别是在6月底,届时美国将会决定是否对余下325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徵收新一轮关税。这意味美国将对所有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徵收关税。

    宏观影响方面,美国及中国均会受到打击,与无关税的情况相比,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在2020年前将会减少0.3%,而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会减少0.8%。由此造成的影响几乎是现有关税影响的两倍。中国所受影响较大,因其对贸易的依赖较大,而日本及欧罗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亦会下降0.1%至0.2%。

    关税推升通胀阻减息

    我们认为总统特朗普或会尽量避免採取这种行动,因为除了可能引发股市下跌以外,企业将关税成本转移亦会推高消费物价,这是在大选年应避免发生的情况。虽然总统一再否认,但有许多证据显示受关税影响的商品,涨价速度快于其他商品。通胀上升亦会导致联储局暂缓减息。因此,我们仍预期双方将会达成协议。

    然而,我们承认此观点极有可能过于乐观,而未来仍可能出现进一步上调关税的情况。我们认为贸易磨擦或会成为环球经济的常态,而关税似乎是共和党与民主党能够达成共识的议题之一。

    各央行宽政策稳经济

    我们在3个月前的上一份预测中指出,「鉴于中美贸易磨擦缓解、各央行实施更灵活的政策,以及油价下跌带来的利好,今年稍后的经济活动将会靠稳,并为我们上调2020年的环球经济增长预测带来支持」。在本次预测中,其中两项支持因素已经消退,而我们更需要依赖宽鬆货币政策以维持经济增长。

    这些修订将引起环球经济是否会出现长期滞胀的疑问。正如我们之前所述,自从金融危机以来,由于美国家庭降低槓桿及中国开始解决银行体系的坏账问题,环球经济持续面临需求短缺的问题。

    近期以来,这种状况已被中国于2016年底实施的刺激计划及美国于2018年实施的财政扩张计划所掩盖,但随着这些刺激计划的作用消退,基本增长率将会再度回落至较缓慢的水平。由于不明朗因素增加将会对出口及资本开支带来威胁,环球经济易受贸易磨擦升级等意外事件影响。我们对欧罗区的复甦迹象感到振奋,但除了由一次性阻碍因素消退所带来的周期性回升之外,欧洲无法成为环球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

    因此,我们认为环球经济的状况就如一辆不稳定的单车,有可能会在沿途的轻微颠簸中翻倒。各央行已透过放宽政策有效地维持单车的稳定,但各国政府仍需要承担更大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