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最生活 >爱情这东西谁明白?别问永远是什幺 >

爱情这东西谁明白?别问永远是什幺



    爱情这东西谁明白?别问永远是什幺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听你说爱的选择,要不要爱?爱哪一个?听你说起现在的徬徨,以及未来的惶然,怕放手以后勾不到臂弯,像空空蕩蕩的袖子,少了什幺。

    我想起七等生《思慕微微》里一句话:「爱什幺样的人不是顶重要,而是培养爱人的心灵,这颗心灵会知道爱什幺样的人。」

    七等生的情书(或情书体散文),实在讲,写不太好,这样很难追到女生吧。或许他只是借讨论爱情抒发人生观点。不过我同意他这句话,就像免疫力和身体健康的关係──我们不能隔绝病毒,可以做的,只是让病毒无法侵入,或者被侵入后把它击退。

    毕竟爱情这东西太複杂。谁明白?当罗大佑说「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幺?」正表示他不明白爱情。明白了,不会问「永远是什幺?」

    爱难纯,所以爱难存。

    或者说,爱本来很纯,却被複杂的人心给弄杂了。所以讲到这话题常常没有标準答案,人人有他的经验与看法,也因此活到一百岁还是可以谈恋爱,不能谈恋爱的,也可以谈论爱情。

    当我们讨论爱情,得不到标準答案。只知道这东西很奇怪,有时让人懦怯,有时给人勇气;有时让人快乐,有时给人苦痛。为了它,有人横冲直撞,有人犹豫徬徨;有人茅塞顿开,有人痴痴呆呆。平平是爱情,却会得到背反的结果,不同的感受。

    爱情,每个人都懂,也都不懂。大多数人都有大大小小的经验,但始终不明白,如迷雾层层,拨云也见不到日。玄之又玄,旋之又旋,眩之又眩。唉哟喂呀。

    爱情最好像《哥林多前书》说的,爱是不嫉妒,爱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那幺纯净简约。

    偏偏不是。

    最近在看许邦妮《不良主妇之爱情食疗》。她诚实的戳破一些假相,提醒读者,当爱情跑掉的时候,面对它,接受它,不要自欺欺人了,否则只会伤到自己。

    许邦妮说:「多数的分手都是这样,不要了就是不要了。」「当一个人不爱你的时候就是不爱你了,任凭你千呼万唤死了三百次他还是不会回头。」

    残酷,却不得不承受,因为唯有承受才能走出下一步。她又期许天下失恋男女,不要让自己受伤太深:「你把伤心放在心里,那些原本该撞上门的快乐都你关在门外。」这话语重心长。

    多数人可能知道,但知易行难,所以仍陷溺在悲伤里。或许只是因为不相信,再多统计,他也不信,侥倖认为自己会是例外的那一小撮百分比,苦守寒窑再多年也能盼到身骑白马的那个人回来。

    只是我觉得,回到你先前的选择问题。套罗智成诗句,在3出现之前你只好选择1或2,但选对选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像许邦妮说的:「相爱其实就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这也是她爱与婚姻看多了所发生的感叹。很多案例是1+1小于2,因为没有了自我,尤其婚后,配合对方,自我的社交圈都没了。「很多人在谈了恋爱步入家庭后,没了朋友没了社交没了嗜好没了自己。」作者叹道。

    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良主妇之爱情食疗》 from Readmoo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