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最生活 >Keith Wade 【美国】经济出现创伤后遗症 >

Keith Wade 【美国】经济出现创伤后遗症



    Keith Wade 【美国】经济出现创伤后遗症

    美国家庭持续去槓桿

    美国经济的整体债务水平在国内生产总值所佔的比率已由227%升至247%,主要是政府债务增加至近100%所致。但家庭在过去10年的行为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如此持久的减债期乃是前所未见。过往,家庭槓桿比率曾出现阶段性靠稳,或轻微下跌。然而,从1960年至环球金融危机前,家庭债务佔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在其余时间一直持续稳定上升,并于1983年后出现加快。这个现象主要受历届政府放宽银行监管及广泛鼓励国民购置房产的政策所驱使,最终更造成了严重而且深远的影响。

    随着家庭致力恢复财务能力,市场暴跌后出现一段修复资产负债表的时期。此轮家庭去槓桿周期已持续较长时间,而且并无迹象显示这趋势将会结束。目前,债务佔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低于上一轮经济扩张周期初期并持续下降。

    货币传导机制失效力

    由于银行体系已将谨慎借贷的概念抛诸脑后,危机发生前出现资金过盛,然而,我们很难将整个时期定性为异常。其他指标(如利好的家庭财富及利息覆盖率)显示,美国消费者的财务状况现已恢复正常。金融危机过后,我们也许正在经历像大萧条后的「创伤后遗症」。这可能对一代人的家庭借贷意愿造成影响。

    若家庭决定避免借贷,联储局透过减息刺激经济复甦的效力显然有限。我们在较早前已认为,联储局将难以克服贸易磨擦所带来的阻力,而货币传导机制失去效力,亦只会加剧联储局面临的困难。

    虽然放宽银行监管或会对这方面带来帮助,但更可能推出新一轮的财政政策。这似乎已成为针对目前情况的对应方案。

    然而,美国正面临两项挑战。首先是政府债务佔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已接近100%的高位。以往这或会造成问题,因为投资者担忧政府开支会「挤压」私人的活动,但债券市场目前似乎并不担忧这点。其次是政治周期。今年余下期间或明年,美国几乎没有额外的政府开支可用;我们认为最早或需等到2021年总统选举之后。毫无疑问,在总统竞选中,两党均会作出大规模的财政承诺,但除非家庭方面重新接受借贷,2020年似乎亦会缺乏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