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最生活 >Keith Wade 贸易磨擦未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

Keith Wade 贸易磨擦未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Keith Wade 贸易磨擦未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金融市场继续以贸易磨擦为关注焦点,由于美国决定自9月24日起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徵收关税。这使徵税商品总额达到近2500亿美元,约为美国从中国进口总额的一半。作为应对,中国已对另外600亿美元美国进口商品徵收关税,从而使关税措施适用的商品总额达到1100亿美元。这涵盖中国从美国进口总额的近90%。除非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否则最新的关税将会由起从10%上调至25%。美国已威胁将会对余下的267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徵收第三轮关税。

    显然,后续的贸易增长减弱对中国的影响将会大于美国。25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出口总额的约11%或国内生产总值的2%。若美国徵收第三轮关税,这将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5%造成影响。按同样的方式计算,若中国对所有美国进口商品徵收关税,美国仅有1%的国内生产总值会受影响。从标準普尔500指数大幅领先于中国A股指数来看,市场亦以相同的方法作出预测。市场似乎同意美国总统特朗普所说:「贸易磨擦是好事情,而且容易获胜」。

    然而,正如我们之前所指出,中国还有关税以外的其他手段可以选择。例如,许多美国公司选择透过在中国当地设立的附属公司与中国进行贸易。更普遍而言,美国公司在合约竞标时或会处于劣势,而中国目前亦考虑对出口销售(例如稀土)实施限制,这对美国供应链将会造成影响。

    关税将成为新常态

    我们认为,中美之间的状况具有长期冲突的迹象。双方的底线过于强调意识形态问题及根深柢固,因此难以妥协。根据「中国製造2025」计划,中国将贸易政策作为经济增长策略的关键部分,以帮助中国经济解决中等收入困局的问题。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就任总统时承诺将实施「美国优先」政策,而他组建的内阁团队认为中国是美国经济衰落的部分根本原因,由此获得民众的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双方将无法透过谈判达成协议及解决方案,而关税会成为新常态。

    显然,受影响的不仅是中国经济,其中还有整个供应链,包括许多新兴亚洲经济体系,例如韩国、台湾及马来西亚。受此影响,年初至今的新兴市场股市表现受挫。

    不过,随着美国及中国进口商寻找其他供应商作为替代,赢家将会出现。例如,在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徵收关税之后,中国对巴西大豆的需求将会增加。我们亦认为中国将会转向日本及欧洲的供应商,购买化学品及半成品。

    对亚洲影响大于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公司将会面临一个艰难决定:支付关税后是否应该尝试将关税转移至最终的价格,或者以利润抵消。前者将会推高通胀,而后者会对企业利润造成打击。两种结果均对经济增长不利,因为通胀上升将会损害消费者,而利润下降将会打压资本投资。对于特朗普政府而言,当局希望企业将生产基地带回本土。然而,这或会涉及巨大的成本,特别是鉴于美国的劳动力短缺。与此同时,由贸易磨擦造成的不明朗因素很可能打压资本开支,以及两国之间的外商直接投资资金流。

    因此,贸易磨擦将会影响环球经济增长及新兴市场(特别是亚洲),而影响将会大于美国。但单就贸易磨擦而言,其影响尚不足以拖累美国经济增长。我们认为,贸易磨擦需要扩大至全球範围,方会对环球经济增长造成较大影响。例如,英伦银行报告显示,若美国对其所有贸易伙伴徵收10%的关税,仅就贸易渠道而言,3年内将会导致美国及环球经济产量分别下降2.5%及1%。金融环境收紧或不明朗因素增加将会导致这种状况恶化。

    美息或于明年见顶

    现阶段,美国股市似乎不为这些忧虑所动,并更加关注盈利增长的强势。从细分数据来看,我们认为每股盈利增长已成为今年回报的主要驱动因素。股份回购及减税,再加上经济活动强劲增长带来支持。许多投资者担忧联储局收紧政策将会导致市场下跌,但这种情况并未发生。实际上,估值已为回报带来轻微利好影响,这很可能反映美国债券孳息率的升幅相对较小。

    然而,这并未反映出美国股市的脆弱性。若明年的经济增长如我们预期般放缓,这将使回报的主要驱动因素消失。这对风险资产不利,而美国经济放缓或会伴随着美元走弱。货币市场通常领先于利率周期,预期美国利率将于2019年见顶。这将纾缓新兴市场的部分压力,因其表现与美元密切相关。随后,新兴市场的相对表现将会取决于中美之间的长期贸易磨擦,与美元走弱带来较宽鬆流动性之间的平衡。